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毛泽东学院

蔡金安:深切悼念马宾老人

时间:2017-04-11 21:37:09  来源:红旗网  作者:蔡金安

 深切悼念马宾老人 

蔡金安 

2010年7月2日马宾老人在家中 

104岁的马宾老人不幸于2017年3月27日永远离开了我们,很多同志写了文章悼念他,一直非常崇敬他的笔者早就准备写文悼念他,由于被一些事情打断,断断续续未能成篇,深感歉意。今加以整理,聊表对马老深深的哀悼和怀念。

说起来笔者是2008年初知道马宾这个名字的,记得当时是在一个左翼网站看到一位著名学者发表了一篇赞颂马宾老的文章,那时马老在内部出版了一部名为《纪念毛泽东》的书籍,部分左翼学者、网友特举办了一个马老作品研讨会表示对马老的支持和敬意。该文称马宾同志是中国左翼运动的一面大旗,是民族不屈精神的一面大旗,是复兴社会主义的一面大旗。该文认为马老身上最值得学习的楷模作用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即:无产阶级革命家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真正共产党人的高尚品格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和士子精神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大家风范。

笔者对这篇文章印象很深,马宾老的崇高品德和高尚精神确实令我肃然起敬。

此后,笔者不时在网上看到一些介绍马老事迹的文章,也看到一些马老自己发表在网上的战斗檄文,其中对马老彻底的革命精神和艰苦朴素的作风印象很深。

后来,笔者有几次与马老接触的机缘。2010年1月13日,笔者在网上发表《革命人永远是简朴》一文,盛赞马老是多年如一日不搞特权,始终保持简朴作风的楷模。在2010年12月19日,笔者参加东方红社科网成立大会时,看到马老坐轮椅到会场参会,笔者拍下难忘镜头。2010年底,笔者应邀参与编纂红色中国系列丛书之《红色人物》的工作后,亲自编写了收录于该书的《马宾与“鞍钢宪法”》一文,对马老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更深的认识。在2011年初,笔者和几位丛书编委会成员登门拜访马老,分别与马老合影留念。2014年4月27日,适逢马老百岁寿辰,笔者应邀参加了庆祝马老生日的活动并执笔撰写了报道文章《特别报道:“祝贺马宾百年革命生涯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对马老的生日表示热烈祝贺。

下面自己对马老了解和接触的一些情况作一归纳。 

资历很老的革命人 

是名副其实的老革命,他原名张源,1930年17岁时就因抵制日货被捕,在南京国民党宪兵司令部拘留所坐了几个月的牢。出狱后,他走上了真正的革命道路。不久,因革命需要,他改名为马宾1932年入党。1941年,在新四军部队里的马宾经历了皖南事变突围而出的2000余人中,是其中一员。1945年9月14日,马宾随新四军三师开赴东北。在随后的土改中,马宾显示出非凡的才干。

建国前的马宾曾任新四军政治部编译组组长、新四军军部军法处科长、中共射阳县委书记、松江省军区民运部部长、中共哈东地委书记、辽宁省委秘书长、民运部部长等。建国后,任鞍山钢铁公司总经理、总工程师。后历任冶金工业部副部长、国家进出口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副总干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顾问等。是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毛主席将马宾创造的鞍钢经验命名“鞍钢宪法”   

毛主席对“鞍钢宪法”的批示手稿 

始建于1916年的鞍钢是新中国第一个恢复建设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和最早建成的钢铁生产基地。东北解放后马宾出任鞍钢总经理,但他不久就来到苏联西伯利亚钢铁学院学习。从1951年到1956年的5年里,马宾成了一名冶金专业的普通留学生,读完4年本科后又上了1年研究生,43岁那年成了“副博士”。回到鞍钢后,上级让他当总经理,但他执意要做总工程师,到生产第一线去。  

当时,中国企业都照搬苏联的“马钢宪法”,广大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对苏联式“一长制”带来的官僚主义行为极为不满。马宾成为改变现状、探索革新的核心人物,每天泡在生产一线,和工人们一起研究、操作、编程、攻关。

1960年3月11日,鞍山市委经辽宁省委向党中央递交了一份《鞍山市委关于工业战线上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的报告》。报告对鞍钢改革这样描述:“参加技术革新、技术革命的人很广泛,已占全区工业战线职工总数的90%以上,出现了人人奋勇争先,个个不甘落后,你追我赶、竞相革新的大好局面。”3月22日,看了这份报告的毛主席大为赞许代表中央写了近700字批语,并将这份报告批转全国。不久,由马宾主持创造的鞍钢经验,即以加强党的领导、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工人群众领导干部和技术员三结合)、大搞群众性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为核心内容的一整套企业经验,被毛主席命名为“鞍钢宪法”。《鞍钢宪法》的诞生,堪称中国现代企业史上第一次管理创新。 

“鞍钢宪法”宣传画 

十分简朴的马老 

笔者2010年1月在网上发表了一篇《革命人永远是简朴》的文章,其中有一节标题是《简朴老人马宾》,称赞他是多年如一日不搞特权,保持简朴的楷模。

笔者文引用作家陶冶同志发表的《马老的“共产主义”生活》一文的资料加以佐证。陶冶文中说:“马老跟其他部、委、办正副职领导干部一样,享受计划经济时期分配的标准住宅,并无特殊。改革开放30年过去了,现在看倒是特殊了,整个大院,只有他的阳台是露天的。老人家认为好处多多,既通风,又贪阳,晾晒衣服、展望风景都很方便。”“改开后,国家曾出资10万元(每户)给他们搞内部装修,他说他的房间已经很不错了,没必要再装修了省下这10万元花在老百姓身上吧。”另外,笔者引用一篇署名“通讯员”的文章《青年的楷模,纯粹的战士——拜访马宾老人》中的资料:7月14日下午,一行10人去拜访马宾老人。大家进屋后看到马老家徒四壁,除了书、字画以外几乎找不到一件像样的东西。摆在客厅里的台桌(用白布覆盖)还是大跃进时期在鞍钢用15元钱买的,他的卧铺还是简陋的铁管床,很难想象这就是一位部级老干部的居室。

笔者认为:马老坚持过简朴的生活不是为了做样子,是要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个纯粹的无产阶级战士。 

不因私废公的马老 

马老在“文革”中遭受委屈。1968年,“文化大革命”已经持续了两年,当年8月7日,出席辽宁省委扩大会议的马宾突然被隔离审查。直到1975年,复出的邓小平到鞍山视察工作,点名要见马宾后,马宾才得以“解放”并恢复工作。马宾1976年曾任上海宝山钢铁指挥部副总指挥后历任冶金工业部副部长、国家进出口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副总干事、国务院经济技术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顾问。

按私人恩怨来说,马老应该感谢邓小平才对,但当马老从国家大局和人民利益考虑,认识到某些当政者存在路线错误时,他就勇敢地作了抉择,以私人恩怨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而以国家大局和人民利益为衡量标准。马老果敢地超越了私人的情感和利益,发出了掷地有声的战斗呐喊,做了一个真正合格的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

多年来,马经常发文出书,多次领头发起签名上书活动,痛斥党内腐败沉沦、倒行逆施种种劣迹,呼吁全党全社会坚持马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痛斥美帝国主义的野蛮欺凌,告诫广大群众警惕和平演变的阴谋,反对腐恶势力毁坏党的生命力,反对私有化、自由化两极分化,反对奴颜婢膝的洋奴角色,疾呼清除各种腐败不公等社会经济现象。他还积极参加“反转”活动,呼吁有关部门对转基因食品进行严格立法

 

马老“拒绝转基因” 

  马老百年革命生涯座谈会 

2014年4月27日马老在“祝贺马宾同志百年革命生涯座谈会”上 

2014年4月27日上午,“祝贺马宾同志百年革命生涯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活动由中国毛泽东研究院、中国红色历程研究会、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东方红网、乌有之乡网、红色年华编辑部等单位联合举办。中国毛泽东研究院院长马青柯同志担任主持。到会嘉宾主要有:化工部原部长秦仲达,国家统计局原局长李成瑞,中华全国总工会原候补书记韩西雅,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原所长林伯野,国防科退休干部恽仁祥,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原局长张勤德,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巩献田,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会长、清华大学教授李定凯,毛主席亲属毛新民等。百岁寿星马宾老人坐着轮椅到会。大家给马老献花、献诗、献对联,祝福马老百岁寿辰。接着,中国毛泽东研究院、乌有之乡网、东方红网、红色年华编辑部等单位的代表分别发言,盛赞马老的卓越成就。 

2014年4月27日马老在百年革命生涯座谈会上 

▲马老与秦仲达、李成瑞韩西雅、林伯野、恽仁祥、张勤德、巩献田、李定凯、毛新民等与会者合影 

马宾老人不愧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优秀的共产主义战士,他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是无私无畏披荆斩棘勇敢战斗的一生,他在捍卫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批判修正主义复辟的严酷斗争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马老的革命精神激励着千千万万的同路人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继续革命勇向前!

 

附录:部分马老照片 

2010年7月2日马老与友人在家中,右一为作家陶冶 

2010年7月2日马老与作家陶冶交谈 

2010年7月2日马老和友人在家中 

2010年7月2日马老与友人在家中 

2010年7月2日马老与一些友人在家中 

2010年12月19日马宾参加东方红社科网成立大会

2017.4.10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文推荐

热评排行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