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毛泽东学院

丑牛:回望西柏坡

时间:2018-01-31 15:22:46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丑牛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播出了电视剧一一《換了人间》。首集中的故事发生在西柏坡。

  西柏坡是河北省平山县的一个普通村庄,现在是世界扬名了。军事评论家们说:“共产党在几户农家小院里,指挥了几次最大最漂亮的战役"。政治评论家们说:“共产党在这里催生了一个红色中国”。

  很少有战略评论家们注意到,共产党人从这里再出发,要“将革命进行到底!”《换了人间》的编导们也忽略了共产党人在西柏坡点燃的这一永远辉煌的历史亮点,一直到今天,还召唤着我们去战斗。

  在西柏坡,毛主席为新华社写了《新年献辞》一一《将革命进行到底!》

  在西柏坡,召开了七届二中全会,毛主席在大会报告中告诉全党: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只是伟大中国革命的一个序幕。他告诫全党: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不会甘心他们的失败;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之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要防止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

  在临离开西柏坡时,毛主席严肃地指出:我们到北平,是“进京赶考",考不好还要退回来的。他临上车,还向大家高声呼喊:“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从进北京,三反、五反、杀刘青山、张子善、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我们就是沿着这条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前进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

  毛主席逝世后,这条路线被改变了,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说:“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过去我们没有搞清楚”。言下之意是:从新中国的建立,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搞的都不是社会主义,也都不是建设社会主义。总设计师是怎么设计的呢?“废除以阶级斗争为纲,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就是说,不要革命了。从此“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口号被抛到九霄云外,“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被列为媒体禁用的语言。

  改革开放之初,共产党的一位管意识形态的大官人发表了一篇大文章《告别革命》,因为众夫所指,他移居国外,但“告别革命”在共产党内,却日甚一日,在党的十六大上,竟成为大会报告的一章一一“中国共产党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怎样转变,要把共产党从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改变成全民党,並明确宣布,包括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资产阶级他们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出了巨大贡献,也可以参加共产党。于是党内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並迅速壮大,压倒了无产阶级。当党内一些老革命进行反对时,不仅封了他们的口,还封了他们的杂志,封了他们的门(著名的军旅作家魏巍当时就被军管);毛主席曾表扬过的“我们党的才子”河北省原省委书记、时任中共湖北省顧问委员会主任的李尔重,也被迫流亡。

  到了2017年,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在各级党校党建教师培训班上演讲,居然把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说成是“非法的",嘲笑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揶揄党的创建人毛泽东。他也提出了“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但他进一步地阐明:“怎么转?转变成领导市场经济的党”。

  让人深思的是,王长江的这个演讲,是在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党校,提出“党校要姓党"之后,中央党校是以此来回答党的总书记吗?答的对不对?中央没表态。在與论的谴责声中,王长江感谢校党委批准了他辞去行政职务的请求,得以专心致意地研究他的党建学说,他宣布十年二十年后,他的学说将成为真理。果真十年二十年后,共产党成为领导市场经济的党,还能称之为“共产"党吗?

  共产党人如此搞党建?“不忘初心”乎?

  还有更精采的故事哩一一“共产党反共产"。京城著名的优秀共产党员、红二代、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共青团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文章后,竟反驳地说:“共产主义欺骗了我们几十年”。此公来头不小,人称“任大炮”。后来我读了他的《自传》一一《野心优雅》后才弄明白,原来他的野心优雅在中南海内,因为中南海内有他的铁哥们,难怪只给了他一个党纪处分,敷衍众怒,他仍然优优雅雅,潇潇洒洒。

  而宣扬共产主义,宣扬社会主义革命的人,就不好受了: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写了一篇《坚持人民民主专政並不输理》的文章,引来了一场大围攻;人民大学的周新城教授写了一篇《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归结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也遭到了一场大围剿,周教授这篇文章的题目是马克思的一句名言。马克思又怎样?列宁又怎样?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一百周年,全世界的共产党人都纪念,唯独世界第一大共产党,“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在2017年的政协新春茶话会上,习近平同志重新提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口号来。可叹,大势已去,阳春白雪,曲高和寡。

  新中国建立后,中国何处去?在西柏坡召开的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作的报告最后一部分讲道:

  我们很快就要在全国胜利了,这个胜利将冲破帝国主义的东方战线,具有伟大的国际意义。……资产阶级怀疑我们的建设能力,帝国主义者估计我们终久会要向他们讨乞才能活下去。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願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69年后,主席的这段对全党告诫的话,不幸全部都应验了,多少“英雄豪杰”倒在资产阶级的糖弹之下,多少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变成资产阶级的走狗。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甫一登台,就亮相美国,这位共产党的总书记,头戴美国西部牛仔帽高呼:“跟着美国走的都富起来了"。果然“我们唱着春天的故事,走进邓小平的新时代,改革开放使我们富起来”。如是,中美由伙伴再升级,几年后,一个新的“国家”名称,呼之欲出一一《中美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的改革如何深化,国务院请来了美国高官,前副国务卿佐利克来策划,制定《中国改革一一2030年》的规划报告。报告要求,中国的国企,要立即从仅存的百分之二十再砍掉百分之十。

  中国人对这个洋方案实行的也够坚决:2017年秋,国资委制定了一个国企改制的方案,要在年底前,全部国企由国有制改成公司制,並在各大媒体上发表文章说:“让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让国有企业的概念,成为历史”。到那时,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将要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地去寻找:中国的社会主义在哪里?

  毛主席在西柏坡的话,言犹在耳:“帝国主义者估计我们终究会要向他们讨乞才能活下去”,.“中国人民不但可以不要向帝国主义者讨乞也能活下去,而且还将活得比帝国主义国家还要好些”。

  我们今天走上了一条什么路!?

  这几年,中美两国高层,举行了几次经济对话,几乎每一次美国代表都要指责中国偷了他们的东西,抢了他们的饭碗。中国人总是唯唯喏喏,甚至还自比中美是夫妻关系,要“家和万事兴"。只有一次,遭到中国“铁娘子”的痛击。这位“铁娘子"就是当时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当美国财长说中国是强盗时,她直指对方的鼻子质问:“看看你们的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有多少珍品国宝是从中国抢来的、偷来的、骗来的!"

  好样的,吳仪同志!可惜,她回国不久,就悄悄退出政坛,大隐于市,专攻《黄帝内经》。她是武汉走出去的姑娘,和她的同事比,胜过众“男儿”。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在西柏坡,当中央机关整装待发,前往北平时,毛主席在他住房的前院踱步徘徊,周恩来副主席走近他说:“主席,都已经准备完毕,请您上车吧!”主席问:“我们到那里干什么呀?”周副主席说:“建立新中国!”毛主席摆了摆手说:“我们是进京赶考,考不好,还要退回来的”。临上车,他没让关车门,对大家说:“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解放后,我数次到西柏坡,总要坐在毛主席当年住房前院的石条凳上,反复回味这两句话:

  我们是进京赶考!

  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赶考的结果怎样?一次比一次差,每况愈下;

  当了李自成没有?一次比一次多,越来越多。

  在西柏坡夺取全国胜利时,共产党员有90多万人,到今天,全国打了老虎苍蝇几百万,比那时党员总数翻了几番。

  不仅当了李自成,还有不少人当了“吴三桂”。一一吴三桂是带领清兵入关,打垮李自成卖国求荣的汉奸。

  一九四九年,我们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三座大山之一就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他们不仅帮助帝国主义者剝削压迫中国人民,而且勾结帝国主义者来侵略中国,镇压中国人民反帝国主义的斗争。汪精卫投靠日本人打中国人,蒋介石依靠美国人打共产党。

  改革开放后,资产阶级、官僚买办资产阶级重新上台,老百姓唱起了一句民谣:“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又夹着皮包回来了”。谁给他们拎包?说来你不相信,多是共产党的“红二代"。

  我因为自己的出身和职业,认识很多老革命,有一次到一个市的书记大院去拜访一位市领导,临走,他派来一辆车送我,我一看,好豪华的奔驰。我问他:“你原来坐的是‘别尔克’,什么时候换的车”。他笑着说:“这不是我的车,是我儿子的,长期给老子用”。我说:“你儿子不是一个科长吗?怎么买得起这好的车啊!”他笑着说:“他现在不是科长,是一家外企的老总了。董事长给他配了两台奔驰,很显然,一辆是给他老子,是‘用`不是‘送’"。我不願上车,推说:“一会我儿子会开车来接我"。他知道我的心情,就指着书记大院里一栋一栋的别墅说:“你去打听一下这里的每家每户,应该数我们家对子女管束得还算严格的"。

  改革开放后,面对党风日益败坏,三代领导集体上台时,都曾到西柏坡去“取经",希望实现“两个务必"一一

  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从西柏坡“取经"回来后,大张旗鼓地宣传,随即就一风吹,哪一代也没能实现过,而且腐败之风,越刮越凶,本届领导一上台就抓“反四风",反了五年,仍然“反腐在路上”。

  我回想了一下,为什么1949年七届二中全会提出“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两个务必"之后,立马见效。改革开放后的几十年,我们党大声疾呼,却反而不灵了呢?我讲一个我亲历的一个小故事:

  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召开时,我正在武汉地下作解放武汉的准备工作。一天,城工部下达了一个任务,把毛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第十部分(即我上文引的一段)印五千份,用重磅道林纸.64k,争取三天内送进大别山驻地。工人师傅一天一亱就完成了,第二天就派交通送回去。

  五月十六日,武汉解放,我参加了军管会的接管工作,一次派我去接管国民党湖北省参议会议长的公馆,我带了两名警卫战士进驻,我们三个人扛起背包进驻了这栋豪华别墅,住进了议长和他七姨太的房间,三个人在一张大床上滚来滚去,怎么也睡不好,床太软,一个人翻身,三个人都滚动到一起,只好打开背包,铺在地毯上睡。打开背包时,我看到一个战士的背包背面,挂着一个小木牌,木牌上贴的正是我们前不久印的那张毛主席的报告,原来每个战士的背包上都挂有这样的小木牌,行军时后面的战士都可以读到。

  第二天一大早,看管这栋房屋的老头,给我们提来一挂香肠说,这是主人逃走时留下来的,你们不吃也会放坏。一位战士立即警觉起来,对老头吼道:“拿回去,你想收买我们么!”把这老头吓了一跳,倖倖而去,这战士对另一战士说:“看见了吗?糖衣炮弹打过来了!"

  过了些时,我们三人又奉命去支前,到铁路车站附近的一个粮站管军粮,当时,解放大西南、解放海南的部队源源过境,粮站临时建成,用围蓆圈粮食一直圈到屋顶部,我们三个人,我管帐,一人管进,一人管出。亱晚三人就用草蓆铺在粮堆上看守。军队过境完毕,我们就收摊子,一对帐盘存,怎么多了二千多斤啊?这怎么能说清楚啊?请来了一个做米生意的商人询问,他说:“这很自然,你们是小磅进,大磅出,这是一,第二是送来的公粮都是晒干扬净,放在这里,天天滩潮,加了水份。我们才明白了,准备写个报告,把余粮交给有关部门。

  当晚深夜,这个生意人突然来了,拎来了两瓶酒,还有白花花的一袋子银元,要我们把多出的粮食卖给他,一个战士听了怒目圆瞪,把枪栓一拉,对着他说:“快滚!老子枪斃你!”这粮商拎着酒和银元狼狈逃走。两个战士对着哈哈大笑:“又一颗糖衣炮弹被我们顶回去了”。

  两相对比,今天我们搞“两个务必"为什么失败?答案很简单:那时,我们要“将革命进行到底",今天是要“告别革命";那时,我们要革资本主义的命,要把资本主义改造成社会主义,今天,我们要国企改制,要把社会主义改制成资本主义,那时要拼命,今天是“资本十权力”的和谐。北京一家酒店门前的《迎宾词》诙谐地点破了“公仆”们的两面人生: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革命就是请客吃饭

  饭店与革命休戚相关

  此间小店

  不拒大款光临

  更便捷公款吃喝

  热烈欢迎各级公仆

  到此与民同乐

  满腹油水与满嘴党性并不予盾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照样调和

  当资本和权力相互交欢时,还要“不骄不躁”吗?还要“谦虚谨慎”吗?还要“艰苦奋斗”吗?

  前几天,习近平同志在“从严治党”的一次会上,引用了《资治通鉴》中《魏征传》的一句话:“以史为鉴、可知兴亡”,我觉得《魏征传》中还有一句话对我们今天更管用。唐太宗在得天下后问魏征:“创业与守业孰难?"魏征日:“创业难,守成亦不易”。贤哉斯言:

  不忘初心,将革命进行到底!孰能坚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文推荐

热评排行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