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旗军事

陈辉:东北虎与丛林虎的生死角逐——国民党新六军辽沈战役的不归路

时间:2020-05-15 22:13:43  来源:察网  作者:陈辉

 “丛林虎”──廖耀湘和他统领的新6军。

“东北虎”──林彪和他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

抗战胜利后,“二虎”在东北战场,进行了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丛林虎”无可奈何地丧命在“东北虎”的虎啸声中。

陈辉:东北虎与丛林虎的生死角逐——国民党新六军辽沈战役的不归路

时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的林彪

一、沙岭之战

1946年2月8日,廖耀湘率领新6军在辽宁的葫芦岛登陆,由锦州沿北宁线两侧向沈阳攻击前进。

新6军初到东北,的确大显“丛林虎”的虎威,一路征战,所向披靡。

2月10日,新6军占领了台安、新民。

2月18日,新6军进占法库、大虎山、辽中。

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始终都在关注着新6军的动向。对于新6军特别是新22师这支王牌军中的“虎师”,毛泽东、林彪几次都想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敲掉它,为此毛泽东还专门发过好几封电报给林彪。但一直未能找到机会。

2月19日,新22师第66团2个营和师机炮营、教导营2000余人,推进到了辽河以南的沙岭村,成了新6军整个防线中突出孤立的部分。林彪等待已久的战机终于出现了!

辽东军区调集了3纵、4纵7团的兵力,将这股敌人团团围住,并准备2个旅在外围警戒、打援。

这是新6军与东北民主联军的首次恶战。战斗打响后,东北民主联军从四面八方向沙岭村发动了猛烈攻击,新22师倚仗着有利地势和强大的火力拼命顽抗。双方先是炮战,接着是短兵相接、刺刀见红。新6军富有城镇攻防战经验,火力强、枪法好,炮兵技术纯熟。东北民主联军3纵、4纵兵力占绝对优势,官兵作战勇猛、士气高昂。双方各有所长。

这一场龙争虎斗一直持续了两天三夜,民主联军仍未能啃下新22师这块“骨头”。敌人援军已经逼近,辽东军区司令程世才只得忍痛下令:“撤!”

这一仗虽然打掉了新22师700余人,给了新6军一点颜色看,但民主联军3纵、4纵却伤亡了2100余人,可谓得不偿失。

廖耀湘率领新六军从辽中南下,于1946年3月21日攻占了辽阳。接着,新六军兵分三路,向鞍山、海城、营口、本溪发起了凶猛进攻,全部得手。

二、四平之战

廖耀湘率领新6军从辽中南下,于3月21日攻占了辽阳。接着新6军兵分3路,向鞍山、海城、营口、本溪发起了凶猛进攻,全部得手。至此,新6军初战告捷。

紧接着,新6军又在四平攻坚战中风光了一番。

在新6军南下的同时,孙立人率新1军从沈阳北上,向四平发起猖狂进攻。3月25日,新1军攻占铁岭。杜聿明趁机大吹大擂,狂叫“4月2日前,一定要攻克四平”。

陈辉:东北虎与丛林虎的生死角逐——国民党新六军辽沈战役的不归路

四平

然而,新1军在四平攻坚战中,一败涂地。5月初,仍没有拿下四平,损兵折将6000余人,3个师的实力减为不到两个师。在四平攻坚战危难时刻,国民党保安司令杜聿明,起用了手中另一张“王牌”──“丛林虎”新6军。

新6军果然出手不凡。

廖耀湘率领新6军于5月3日攻占本溪后,立即伙同第71军88师调头北上,增援四平。

狡猾精明的廖耀湘并没有率领新6军直接从正面攻打四平,而是像一条出洞的毒蛇,由开原经中长铁路以东的山地,向西丰、平岗、火石岭子一线悄悄前进,准备迂回到四平以东,攻击民主联军左侧。

他将配属给新6军的第71军88师留做军预备队,又将新6军的新22师、第14师、第207师分成左右两个纵队,实行正面进攻,彼此交替掩护,互相呼应。廖耀湘取得了成功!

5月14日,新22师第65团在南城子附近与民主联军第3纵队主力遭遇。经过激战,第65团攻下了南城子、威远堡门,民主联军为保存实力,主动撤出了战斗。

威远堡门之战,使廖耀湘气焰更加嚣张,胆子也变得更大。他洋洋自得地对新6军团以上的军官吹嘘:

【“共军第3纵队主力既不能阻止我1个团的攻击,那么我1个师的力量就能击破共军更强大的抵抗,不仅拿下四平没问题,就是北上长春也不会有什么重大困难。”】

5月18日,新22师攻占火石岭子,第14师进入平岗。廖耀湘下令全军以火石岭子为轴向左旋回,攻击塔子山、梨树、赫尔苏、公主岭等地,准备迂回到四平左侧后,切断民主联军的退路。

这的确是一条毒计!

17日下午,新6军在空军和强炮火掩护下,猛攻民主联军7旅19团坚守的四平以东“331.5”高地和塔子山阵地。

民主联军的3个连与新6军反复展开拉锯战、肉搏战,民主联军指战员们冒着敌人“汤姆森”冲锋枪、六0炮、“巴祖卡”火箭弹的密集火力和火焰喷射器的毒焰,与新6军扭成一团,刺刀见红,枪托对打,手榴弹对炸。有的战士全身被火焰喷射器烧着,却仍然像“火人”一样,扑向敌群,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最终民主联军3个连几乎全部壮烈牺牲在塔子山地。

饱受战火摧残的四平民主联军的后路面临着被新6军切断的危险,只好撤出四平。

“丛林虎”又得手了。

四平攻坚,新6军与新1军相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新6军在东北战场第3次得意是在四平之战结束后,廖耀湘认定“共军主力被击溃”,于是放心大胆,长驱直入,向北追击东北民主联军。

三、黑山阻击战

5月20日,廖耀湘率领新6军和新1军第50师等6个师,向北穷追民主联军主力。

5月21日,新6军占领公主岭。

22日,占领范家屯、东丰、长春。

24日,占领梅河口。

25至31日,先后占领双阳、盘石、九台、永吉、小丰满、老爷岭、德惠、农安、烟筒山、拉法等城镇。此时的廖耀湘,真可谓是志得意满,神气十足,八面“威风”!

但是,廖耀湘并不知道,新6军的没顶之灾就要来临。

廖耀湘在得意之余,却忘记了“集中兵力”这条最基本的战争法则。结果他的战线拉的越长,占的地盘越大,兵力就越显单薄,当他到松花江畔时,就再也无力前进了,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陈辉:东北虎与丛林虎的生死角逐——国民党新六军辽沈战役的不归路

民主联军经过四平之战后,大都撤到了农村和中小城镇。它们通过土地改革、清匪反霸、整军扩军,创建了许多根据地,建立了基层政权和强大的野战军,在南满、北满逐渐站稳了脚跟。

现在轮到民主联军还击了!

陈辉:东北虎与丛林虎的生死角逐——国民党新六军辽沈战役的不归路

资料图:黑山阻击战

1947年5月17日,新6军新22师在辽北清原南山城子与南满的民主联军4纵10师激战,结果被民主联军歼灭1500余人,全师的重武器也丢了个精光。“虎师”成了没牙的“老虎”。

7月,新6军第14师在开原东北又遭民主联军的伏击,被歼灭3个营另2个连。

1946年7月12日,陈诚以参谋总长的身份到东北视察,给新6军高级将领受勋。并宣布蒋介石的命令,将新6军、新5军、49军组成机动兵团──第9兵团,廖耀湘被任命为兵团司令。新6军军长由新22师师长李涛继任。

从1947年1月到10月,民主联军、北满、南满部队密切配合协同,采用围点打援、远程奔袭、运动反击和伏击战等灵活多变的战术,集中优势兵力,以“零打碎敲、蚂蚁吞象、快刀割肉”的方式大打歼灭战,打得新6军遍体鳞伤,大伤元气。

1948年10月,“东北虎”终于敲响了“丛林虎”的丧钟。

此年10月,蒋介石又任命廖耀湘为辽西兵团西进兵团司令,下辖新6军、新1军、新3军、第49军、第71军,骑兵旅、炮兵团、装甲部队等11万大军。这其实是个送死的官。

1948年10月1日,东北野战军包围了锦州,切断了东北国民党军通往关内的唯一路上通道。

蒋介石命令廖耀湘率辽西兵团增援。廖认为增援锦州是死路一条,主张将辽西兵团从沈阳撤往营口,必要时可以从海上撤到关内,保存实力。后来,蒋介石以“军法处置”相威逼,廖耀湘才硬着头皮率辽西兵团出沈阳增援锦州。

10月15日,辽西兵团攻占了新立屯,但救援锦州已是“马后炮”。就在这一天,解放军攻克了锦州,全歼了范汉杰的9万大军。

锦州失守后,廖又提出向营口撤退的方案,再次被蒋介石拒绝。后来,经杜聿明、卫立煌争取,蒋介石才在5天后,答应廖兵团可向营口撤退。

这5天是决定辽西兵团生死存亡的5天。10月20日晚,蒋介石“开恩”批准辽西兵团向营口撤退,但错失良机。

就在这一天,东北野战军总部决定采取“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住中间,分割包围”的战术在辽西围歼廖耀湘兵团。东北野战军十大主力纵队,80万大军为11万官兵的廖兵团布下了天罗地网,网口就在黑山、大虎山。

10月23日开始,新6军开始向高家屯一线92高地、101高地、石头山高地发起攻击,在接连两次猛攻,丢下数百具尸体后,恼羞成怒的廖耀湘命令重炮群于12时狂轰这3处阵地,半个小时后1个半营兵力的国民党军向石头山阵地又发起猛攻,坚守在这里的我军一个排在连续击退敌3次冲锋后只剩下4个人,激战至14时半,石头山阵地失陷。

石头山阵地失守,我军92高地侧翼便暴露在敌火力之下。15时,敌1个营由西、北两个方向同时会攻92高地。守卫在92高地的东北野战军第10纵某团4连6名战士坚守到最后一刻,全部倒在血泊中。

92高地失守。10纵28师高家屯防线告急。

石头山、92高地失守后,101高地的争夺成为白热化,敌人动用2个营扑向101高地,三面合围,直打得阵地弹坑累累、碎石成堆,仅剩下5名战士。在一场短促肉搏后,101高地也告失守。

穷凶极恶的新6军连续攻占3个阵地。

“给我狠狠地打!”28师贺庆积师长调集12门山炮向刚刚占领101高地之敌发起狂风骤雨般的轰击,一顿劈头盖脑的炮弹砸下来,101高地上空顿时血肉横飞,嚎啕四起。24日16时20分,在炮火急袭后,28师三路大军以迅猛动作扑向101、92、石头山高地,3个阵地又被夺了回来。

25日,一阵天崩地裂般的炮声撕破黎明的宁静。新6军的美式重炮吐着火舌,刹那间,101、92、石头山高地都淹没在炮火中。持久不息的响雷、腾腾翻滚的烟云把整个阵地吞没了。一场激烈、残酷的阵地争夺战重新开始。

在石头山高地,狂妄自大的新6军满以为阵地上的守军早已被炮火消灭,殊不知当他们快爬到高地前沿时,我军战士竟闪电般地出现在敌人面前,成束的手榴弹势如弹雨,机枪火力密如火网,敌人3次冲锋都被打败。

新6军这时使出了一个毒招。它又以一个连的兵力向石头山冲去,当我军战士跃出防炮洞与冲上来的敌人近战肉搏时,新6军一排重磅弹不分你我砸向石头山高地,高地上的国民党军在咒骂嚎啕声中成了自己炮火的炮灰,我军一个排也大部分伤亡,石头山再次失守。

石头山失守后,新6军以4个营的兵力向92高地冲来,贺师长即令所属山炮营向进攻之敌轰击。新6军军长李涛见状大狂叫:“重炮群把他们压下去。”新6军美式重炮当即向28师山炮阵地实施疯狂的压制射击,4个营又沿原路冲了上来。92高地战士连续击退敌两次冲击,守卫高地的5连仅剩下十余名战士了。当敌人两个营的兵力又蜂拥冲上来时,5连战士子弹打光了,手榴弹也所乘无几,他们将成束手榴弹拉响冲上去与敌人同归于尽,5连全部牺牲。92高地失守。

新6军连夺石头山、92高地后,矛头直指101高地。

新6军169师见101高地仍未攻下遂组成两团兵力在督战队喝斥声中向101高地发起一次次冲击。据守高地的2营把敌尸累起来作依托,每次把敌人放进最近距离内,然后用威力强大的爆破筒投向敌群中。

“弟兄们,廖长官知道你们英勇善战,现在组织‘敢死队’,参加者每人奖10万元”督战队高喊着。

“再加5万!”

随着一阵炮击,“敢死队”蜂拥而上。101高地的10纵战士突然发现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漫溢过来。新6军又开始了新的冲锋。一批手榴弹砸下去敌人还是不下去,继续往上冲,战士们端起刺刀迎了上去,那些腿部负伤的战士无法站起来,就趴在地上拉响手榴弹与攻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

101高地再度失守。

“谁丢的阵地谁就要给我拿回来!”纵队司令梁兴初命令。

“马上给我出击!”28师贺师长调四路精兵在山炮、迫击炮助威下向101、92、石头山高地扑去,到26日终于夺回了全部高地。

廖兵团被东北野战军顽强抵抗8天,退营口之路,已切断,随之又改变计划向沈阳撤退。

廖耀湘动用了他的精锐部队猛烈冲击,但都没有获得成功,撤退沈阳的计划又破灭了。廖耀湘再次改变决心,仍想回师东南走营口撤退的路,但他的阵脚已乱,没有成功的可能了。此时,解放军主力部队,已相继进入了辽西战场。

“北上主力到达,敌已总溃退,各纵队全线出击。”东北野战军于10月26日拂晓下达围歼廖耀湘兵团的总攻令。

“终于盼来了!”10纵司令员梁兴初率部苦熬苦战3天终于盼到了总攻时刻。东野司令部命令十个纵队及若干独立师,按预定计划,对黑山以东、大虎山东北、绕阳河以西120平方公里地区内,已被我合围之敌西进兵团,展开内心突击。

黑山阻击战,以其惨烈与辉煌载入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史册!它是辽沈战役的关键一战,更是围歼国民党军“西进兵团”的决定性一战。

黑山阻击战,敌我双方在兵员上是5∶1,国民党军有号称“五大主力”的新一军、新六军以及青年军第二O七师等精锐之师,而十纵是刚组建一年的部队,在武器装备上,敌当时拥有最先进的美式装备,有大炮千余门,还有坦克、装甲车、飞机,而十纵只有步枪、机枪和手榴弹,炮兵仅有刚刚组建起来的山炮营,而且炮弹极少,与敌人不成比例。在拥有武器、兵力的绝对优势下,廖耀湘还以金圆券、敢死队、效忠党国先锋队等等各种手段,指挥兵团拼死攻夺黑山,十纵广大指战员在梁兴初、周赤萍、贺庆积等首长指挥下,顽强死守,寸步不让,以牺牲了747名官兵的代价,换取了使廖耀湘兵团未能前进一步的重大胜利。黑山阻击战使东野十纵队一仗扬名,一支刚组建一年的部队打出了“一流水准”,创造了威武雄壮震撼全国的防御战战例。

四、胡家窝棚斩首

1948年10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锦州。10月19日,中央军委复电批准了东野的作战计划——就地聚歼廖耀湘兵团于野战之中。东野指挥部适时下放指挥权,各纵队马上下达指示:哪里有敌人就往哪里打,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追。接到上级指示,战场局面完全改观了。战场上既没有前后方之分,也没有一线二线之别。为打乱敌人的防御部署,指战员们大胆穿插、渗透、分割,廖兵团被打得斗志全无。

10月26日凌晨,3纵7师21团3营冲进胡家窝棚,其主力攻击胡家窝棚西边山坡,看见下面的7间大瓦房天线林立,断定此处必有“大鱼”,于是居高临下猛扔手榴弹,炸毁廖兵团指挥部的通讯器材,廖兵团顿时陷入混乱的状态。在与廖兵团警卫部队的惨烈交战中,捣毁廖耀湘指挥部的3营八连二排指战员全部牺牲,一排和三排也大部伤亡。

胡家窝棚战斗虽然是一个很小的局部战斗,但它加快了廖耀湘兵团覆灭的进度,缩短了战争时间。有西方专家称:

【“这是‘上帝之手’为东野部队送来的‘神来之笔’。”】

五、厉家窝棚阻击战

厉家窝棚阻击战对解放军全歼国民党廖耀湘兵团,取得辽沈战役的最后胜利,顺利解放东北全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从10月24日黄昏起,6纵一昼两夜急行军250华里,这是东野部队在黑土地上急行军的新的纪录,终于在26日凌晨4时在厉家窝棚地区堵住了廖耀湘兵团。

10月26日,东野总部终于收到了6纵的电报,报告他们已占领新民以西的厉家窝棚车站,防御工事尚未构筑完毕,廖兵团的先头部队已蜂拥而至,拼命向沈阳方向逃窜,战斗打得异常残酷。6纵将不惜一切代价和牺牲,坚守到最后一人也要堵住敌人。

为了打开退回沈阳的逃路,廖耀湘的新3军、新6军抽调主力,不惜任何代价,成营成团地展开猛攻。

在厉家窝棚铁道南端的16师46团,成为敌人首先攻击的目标。该团一个营攻占姚家窝棚后,受到敌人的三面围攻。指战员们死守阵地不退,战壕被轰平就跳进弹坑里打,子弹打光了就到敌尸上寻找。轻伤员不包扎,重伤员不下火线。16师有9个连队每个连只剩六七人至十余人。46团的指挥员全部靠前指挥。团政委张天涛、参谋长程远茂、1营营长何仑元、2营营长贾连科等英勇牺牲。2连指导员孟宪竟率领2排,在打退敌人十多次冲锋后全部战死,但敌人再也不敢向这块阵地进攻了,他们不相信阵地上已经没有活人了。

18师闫捷三师长带着炮队,哪里枪声激烈就赶往哪里。一股敌人妄图从六纵司令部方向突围,司令部已没有部队,黄永胜司令员拿起枪来准备战斗,同时给闫捷三打电话,要赶快派一支部队来。闫师长马上派了不到一个团,由一个副团长带队插过去,把那股敌人消灭了。

有几百个敌人冲到53团团部驻守的庄子里去了,团长身边已没有部队,打电话向闫捷三师长求援:“敌人打到我庄子里来了!”闫师长说:“你们上房,拿手榴弹打,我马上派部队去!”放下电话马上派了一个连去增援,那个连还没有到达,他们打电话说已经解决了。闫师长连忙派骑兵把那个连追回来,因为自己此时也是“光杆司令”了。

18师52团2营坚守厉家窝棚车站,在一昼夜的防守战中,连续打垮敌军的14次攻击,毙伤了大量敌人。16师48团的阵地一度被敌突破,该团迅速组织火力,与敌展开反复冲杀和白刃格斗,最后硬是将敌人击退,牢牢守住了阵地。

46团副团长胡海晓在最前沿的前卫连指挥战斗,身负重伤,吴纯仁团长派通讯兵去接他下来,他不肯。吴团长问他要不要预备队,胡海晓不能说话,用笔写道:“不要,来多少,死多少。(预备队)到最后关头再动!”

这一夜,6纵据守的阵地全线都在激战,许多村庄的房屋被炮火轰塌,柴草燃起熊熊烈火,将夜空映得一片血红。6纵的广大指战员人人奋勇,像钢钉一样死死钉在阵地上,充分发挥了“刺刀见红”的战斗作风,英勇顽强,寸土不让。先以火力杀伤敌人,再以手榴弹、小包炸药、刺刀与敌人进行白刃战,挫败了敌人无数次亡命的冲击,使廖耀湘突围的希望化为泡影。

战至27日凌晨4时,敌军突然全线溃散,原来东野主力已到达战场,对敌人发起围歼。敌军顿时军心大乱,各顾四散逃命。6纵见敌军已失去斗志,即以主力全线出击,2个师的部队如决堤洪水,向西向南奔腾而去。曾经不可一世的新1军和新6军,此刻像斗败的公鸡一样,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这时,6纵的"攻坚老虎"17师也从锦州赶来,加入围歼廖耀湘的作战。

激战到中午,敌人已不复有组织的抵抗,到处逃窜。东野各部队展开政治攻势,喊话让敌人投降。敌军再也无心抵抗,纷纷放下武器。16师48团2个排的战士们,端枪排出一座“解放门”,宣布:凡是放下武器从这个门过去,即算解放。没多长时间,就有2000名敌兵从这个门走过,其中包括5个军9个师的番号。

到27日下午,辽西围歼战基本结束,廖耀湘兵团5个军被全部歼灭,廖耀湘以下8.8万官兵当了俘虏。6纵在此役中共歼敌2.6万名,俘获敌兵团参谋长杨焜、新3军参谋长李定陆等一批高级军官。

六、丛林虎消失

侥幸逃脱的廖耀湘逃到新6军22师指挥部,用明语呼叫部属向新立屯集中,我军通过监听掌握了廖兵团的行动计划和路线,迅速有效地采取了措施,使敌人很快陷入了溃不成军的境地。据廖耀湘后来说:

【“解放军第一棒子即打碎了‘西进兵团’的脑袋,使我感到兵团的命运已处于万分危急之中!”】

战至28日凌晨,有着新1军、新6军国民党两大主力的廖兵团彻底崩溃了。

此时混乱情况下,敌兵团司令廖耀湘逃到新6军军部,用新6军电台,明语呼叫他的部属向新立屯集中,企图恢复指挥,重整建制。

廖耀湘兵团虽然已处于十分不利的局面,但仍能各自为战,最后拼死挣扎。随着合围圈的缩小,各部队均同敌人进行过激烈的较量。经过一天一夜的冲杀,敌人已无法组织战斗,溃军纷纷缴枪。战至10月28日拂晓,敌人西进兵团的1个兵团,5个军部,12个师的十万多人,全部被歼在黑山、大虎山以东,台安以北,绕阳河以西,无梁殿南地区。

此时廖耀湘,这个手握雄兵十万的一员大将,如今归他掌握的只有4个人了,这就是新6军军长李涛,新22师副师长周璞,新6军军部的一名高参,以及廖耀湘的一个随从副官。

廖耀湘与李涛、周璞、某高参一行,昼伏夜行,不料到了徒涉绕阳河水渠时,周璞一个不慎,咕咚一声掉入水深没顶的地方,大呼救命,引来了解放军的巡逻队前来搜索,又把李涛冲散了。只剩下廖、周及某高参3个人了,他们像3只落汤鸡,继续向南行动,绕过一处小树林,又绕过一个小村庄,两处均有解放军包围,稀疏的战斗还在继续。

他们3个人继续逃跑,直到黎明前,见有一个村庄,从外面看去,十分平静,岂知走近时,立刻发现解放军。那个高参走在前头,一时不慎,被解放军活捉了。廖、周二人见势不妙,赶紧后溜,终于暂时脱身。

不久,天已大亮,他们不敢走动,便躲在田野上的高粱杆堆里,足足隐匿了一天。夜间再往前走,到天亮仍在野地里隐蔽。后来弄到一些便衣与食物,化了装,继续向沈阳前进,一心想在沈阳未解放之前返回沈阳。他们终于走到了辽河边上,但因渡河点有解放军及民兵站岗,等了很久都无法渡过。后听人说沈阳已经解放了,二人如丧考妣,又往回走,即被解放军查获。解放军以为周璞是个普通的勤务兵,就把他释放了。

10月31日,廖耀湘被送到解放军北镇收容所,他在这里遇见了新6军中将军长李涛,新编第6军新编第22师师长罗英,71军中将军长向凤武,49军中将军长郑庭芨,新1军中将副军长文小山,新1军第50师师长杨温,副师长陈时杰,新编第3军参谋长李定陆,第14师师长许颖,第54师师长宋邦纬,第169师师长张羽仙,第49军第105师师长邹玉桢,第71军第87师师长黄炎等。除新1军军长潘裕昆及新3军军长龙天逃返沈阳之外,其余绝大部分都已作了俘虏。

风云一时的“丛林虎”──新6军,就这样惨败在“东北虎”的手下,消失在黑土地上。

新6军首任军长廖耀湘在辽沈战役中兵败被俘后,经过战犯改造,获得了新生。1964年当选为第4届全国政协委员。1968年12月2日,因心脏病突发病逝于北京,这位当年叱咤印缅战场的一代枭雄,最终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光荣的晚节。

陈辉:东北虎与丛林虎的生死角逐——国民党新六军辽沈战役的不归路

【陈辉,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大校军衔,获新华社“十佳记者”荣誉。撰写出版了《世界王牌败兵录》《沙场淘金百战归》(上下册)《军旗下的铁甲雄师》、《军旅岁月拾零》(一至五集)等9部专著,在国内外发表新闻作品2000余篇。新闻和文学作品先后获得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第一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第三届中国报告文学大奖赛一等奖、伊拉克战争报道奖、国家抗震救灾报道奖等50余个奖项,新闻作品收入国家语文课文。先后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4次,获国防服役金质奖章;简历被收入《中国专家大辞典》和《二十一世纪人才库》;作品被收入《中华文库收藏作品名典》。】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文推荐

热评排行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