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旗民生

姚忠泰:谁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

时间:2018-02-24 23:07:2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近日,笔者偶遇一位同学Z,本地文化部门的副职干部,昔日眉清目秀聪明伶俐的女生,逐渐双鬓斑白,让人不胜感慨。

  Z的职业生涯一直比较顺利,从事的是非常适合也很喜欢的文化工作,按部就班稍加努力上进,现已是正科级,每月领着五千元左右的薪水,可保衣食无忧亦知足。她作风严谨,是很本分的一位体制内干部。

  因为久别相逢,我们聊了一会儿,随意交流内心思想,依然是即使稍有冲撞也不记仇,一如往常,君子之交淡如水。

  在聊天的最后,Z得知我特别热衷宣传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偶尔撰文抨击时事之弊,唯恐我招来祸端,伤及亲人,她就随口说了一句“你不要跟在别人后面,享受了改革开放的成果还要挑剔。”

  平心而论,Z是合格的体制内党员干部,确实为了我好,人品应该没有问题。当时我也随口回复一句“我是习惯跟风之人而且还享受了改革开放的成果吗?”

  因为是好朋友,我们都没有生气红脸。Z知道自己言语唐突,接着带着歉意嫣然一笑。她也知道,十年以来我在建筑工地上面出苦力数次差点丢掉性命。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里却思绪如潮。当然,我不是责怪好朋友Z。

  记得前段时间,我的一位鳏居老朋友T认真地说:“你是改革开放的受害者,正直善良年富力强没有用武之地,没有固定工作,形影相吊。改革开放以来,我的老婆病死了,大儿子做装潢手艺时摔死了,小儿子开公司当老板能多挣点钱,每月寄给我基本生活费,我是改革开放的受害者也是受益者。如果活到七十岁,就心满意足了。”

  这位来自鄂南乡村寄居武汉郊区的老农民,为人比较朴实。因为必须照顾大孙子读中学,T租住着火柴盒一样的民房,每日天亮起床,天黑上床。由于乡村老家没人,T不打算回去,惟愿过几年大孙子将来能够自立,他死也瞑目了。至于长命百岁享福,他没想过。

  时间再推远点,三年前我临时应聘在武汉中心城区某私营文化公司编写《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革命英雄丛书》(少儿版本),一位年迈的儿童文学作家W通过仔细观察我两月,直言不讳:“你有时候看似开朗,其实你的心已经被社会揉碎了,人到中年下岗失业,没有稳定经济来源导致孑然一身。当年我当右派,不去上班而每月工资照发,四个孩子可以吃饭上学,如今都已成家立业。”感动之余,我也承认自己与这位老者存在分歧:他主张在抗日英雄丛书里面编入张灵甫、邱清泉、胡琏,被我果断拒绝,并且指出,这三人的双手都沾满了革命者的鲜血。

  “你不要跟在别人后面,享受了改革开放的成果还要挑剔。”是好朋友Z的未加思索之语,如果仔细研究,这话既不真实也不符合逻辑。

  首先,我不是随波逐流盲目跟风者。朋友们知道的,我历来喜欢独立思考。如果同流合污捞实惠,我会觉得禽兽不如。

  其次,我确实没有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相反,我是改革开放的深重受害者。如果是在毛主席时代,我至少有一份稳定职业,凭着五官端正吃苦耐劳,我很可能娶妻生子儿孙满堂。下岗失业以后为了挣钱生存,文弱的我在建筑工地上面出苦力十年,全身伤疤,数次差点丢掉性命。

  再次,我所言乃事实而非挑剔。郁积于内,发诸于外而已。

  在聊天那会儿,Z欲举例证明我享受了改革开放的成果,说道:“改革开放让你随时可以换新衣穿在身上。”这话,朋友说得太不凑巧。我的如实回答,使她目瞪口呆手足无措。同时她相信,我没有说谎话。就像前年我去北京找工作,那里的红色网友见我晚上洗脚以后,换上了底子有小窟窿的泡沫拖鞋,建议我扔掉它。

  不怕大家笑话,我自从少年时代以来,即改革开放以来,因为蘘中羞涩,几乎没有买过新衣,穿的都是亲戚所赠旧衣,倒是在小时候,每逢春节都会收到父母买回家给我的新衣。记起来了,下岗失业以前十几年里,我买那些便宜衣服的钱,共计只有数百元。

  更加坦率地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几乎没有能够吃过完整的一日三餐,无非因为经济条件拮据。每天早上吃屋里头天剩余的冷饭团,或者食用外面的两个馒头。不多说了,在特色时代人若没钱会被鄙夷不屑。

  个人得失不足为道,然而受害者更是全国劳苦大众。

  谁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

  首先是胆大妄为心狠手辣脸皮厚的国贼贪官奸商,其次是体制内工作人员。我估计这两类人不是很多,最多约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左右。

  毋庸置疑,体制内工作人员绝大多数是好的或者是比较好的,至于其中有些人被迫适应环境而搞所谓与时俱进的事情,可以理解。凡人,毕竟不是神仙。

  体制外红色人士身处困境,心忧国家,赤诚宣传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不能轻视。

  体制内红色人士身居庙堂,牵挂百姓,竭力宣传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尤其可嘉。

  如果认为谁生活在特色时代,就是享受着改革开放的成果,这种逻辑,是以偏概全非常荒谬的。按照这种逻辑,就可得出,生活在封建时代的人,都享了封建时代的福;生活在北洋军阀时代的人,都享了北洋军阀时代的福;生活在蒋介石时代的人,都享了蒋介石时代的福……难怪如今右派们说,资本家养活了工人。

  话说回来,特色时代混账强盗逻辑(猫论、先富论、石头论等)司空见惯。

  总而言之,特色时代里面占总人口极少数的既得利益者享受了改革开放的成果,占总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没有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而其中下岗失业者及其家属却是改革开放的严重受害者,他们心灵伤口终身难愈,甚至可能延及后辈……

  这正如伟大领袖毛主席生前所担忧的:若重走回头路,那么烈士们的鲜血就全都付诸东流……

  笔者希望自己那位知书达理的体制内朋友Z通过静思幡然明白:特色时代绝大多数劳动者没有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既得利益者的享受是建立在多数人的受害基础上面。

  受害者不仅在经济上受剥削,而且在人格上被侮辱。

  革命实践,需要革命理论作为指导。改革开放四十年了,应该加以总结。那年毛主席刚去世不久,就有人要清算。始作俑者及其追随者们自己和子孙高官厚禄,为什么要人民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果真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就应该学习开国领袖毛主席以身作则。当国家危难之时,毛主席首先让自己和亲人前往……稍有良心的人,想起毛主席的家国情怀就会禁不住流下眼泪……上述那位右派作家W就曾在我面前竖起大拇指,称赞毛泽东干革命没有私心让人服气。

  这些年来,民间许多家庭堂屋里面墙壁正中贴着毛主席画像。许多出租汽车里面,也都挂着毛主席画像。这,就是民意。毛主席不是神,在人民心中却比神更值得敬奉。有人千方百计诋毁毛主席,自以为比老人家更高明,而事实上,只不过是小丑。真是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谁有几斤几两,大多数老百姓心里基本清楚。

  开国领袖毛主席公而忘私发动十年文革,身后被评价三七开。总设计师别出心裁炫耀自己能耐实行改革开放数十年了,难道不能公开评价?任何人或者团体不可能不犯错误,贵在能够改正错误,放下包袱,抖擞精神轻装上阵。

  写到此处,笔者不禁想起苏联列宁格勒大学女教师、共产党员安德烈耶娃早就英勇无畏地撰文指出:戈尔巴乔夫之流数典忘祖标新立异,否定革命导师斯大林和社会主义,以改革名义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和修正主义,背叛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投降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复辟资本主义,肢解苏联共和国,解散苏联共产党,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叛徒和千古罪人……我们必须捍卫革命导师斯大林,重建社会主义直至实现共产主义……

  笔者相信,如果无数个安德烈耶娃共同奋斗,那么十月革命的红旗,一定会重新飘扬在列宁故乡的上空。

  苏联,是中国的镜子。如果想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不能忽视这面镜子。

  衷心祝愿我们祖国的上空永远飘扬着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全体人民真正共同富裕安居乐业。

  大家拭目以待,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如何总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文推荐

热评排行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