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旗民生

ofo退押金又延期,共享单车何去何从?

时间:2018-11-07 15:50:32  来源:百家号  作者:

 10月27日,有网友反映ofo小黄车退押金周期再延长,由原来的秒退变为1-3个工作日,再到1-10个工作日,现在再延长至1-15个工作日。这一消息从侧面反映出ofo的资金链有了不小的压力。那么,曾经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乃至共享经济如今究竟怎样了呢?

01

8月31日,一则上海凤凰(600679.SH)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下称“凤凰自行车”)起诉ofo所属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东峡大通”)的消息引发外界关注。

上海凤凰在公告中称:2017年,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经双方核对,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

业内人士介绍,这一消息能充分说明ofo的资金链出现问题。进入2018年,ofo资金链承压,即将被收购的消息不时传来。在小编看来,这是典型的创始人团队与资本方之间的矛盾。在资本方看来,ofo的商业模式已无自行造血盈利的可能,收购是最好的出路,但创始人团队不愿放弃。

如今已进入深秋,天气的转凉让共享单车的使用频率越来越低。高额的运营、维护成本叠加上用户量减少导致的现金收入减少,ofo的这个冬天怕是很难过。在小编居住的小区,门口停放的ofo单车也逐渐减少,而且不少单车较为破烂,缺乏维护,整体上已不能与其他品牌的单车相比。

02

另一行业巨头摩拜单车在面临盈利模式不明确、巨额亏损时就选择了“卖身”。2018年4月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时,创始人胡玮炜套现数亿,投资人套现走人,似乎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当然,摩拜背后的债务也浮出水面,其实际作价27亿元,美团接手的10亿美元债务既包括供应商欠款,也包括对用户押金的挪用和拖欠。

而摩拜进入美团布局之后,还成了其对外招股的“拖油瓶”。2018年9月,美团在招股书中称,收购摩拜单车付出的总代价为155.63亿元人民币,但摩拜仍处在不断亏损中:2018年4月4日(完成收购摩拜的日期)至30日,这20多天的时间里摩拜毛损为人民币4.07亿元,大概平均每天亏损超过1500万元。

如今,共享单车的小玩家早已销声匿迹,两大巨头之一的摩拜已经甘当美团的流量入口,后起之秀哈罗在阿里的助力下攻城拔寨,只有ofo还在苦苦支撑。

03

盈利模式难寻,共享单车是一次产业事故?

不少投资人认为,共享单车的模式太‘重’了,自行车的采购以及未来的维护和保养是一笔非常大的开销,也是一种拖累。并且,随着四季的变化,共享单车的消费频次并不会很高,其在补贴阶段可能吸引到一些人免费骑行贡献流量,一旦进入收费模式,流量将会下降。

近一两年以来,共享单车行业供给过剩,低成本制造的单车由于后期维修不力导致大量坏车堆积造成了城市垃圾和钢铁大量浪费,是一次严重的产业事故,与投资方不断“烧钱”相比,“烧钢”“烧铁”也是巨大的资源浪费。

而资本的态度,也决定着共享单车的生死。曾经靠投资滴滴、ofo等多个网红项目而名声大噪的朱啸虎在某次创业大会上说:“靠烧钱起来的,基本都是伪需求,我以后不再投烧钱的项目”。联系到朱啸虎从ofo撤资,将股份卖给阿里,在投资人看来,共享单车是否就是个“伪需求”呢?

也许经济形势的发展才能解释投资人为什么放弃“烧钱”。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单纯向银行贷款借债“烧钱”扩大投资的玩法已不可行。国家政策让不少影子银行和金融机构直接破产,前两个月P2P集中爆雷就是明证。作为创投圈里数一数二的投资人,朱啸虎对于政策的嗅觉异常敏锐,也对共享单车的实际运营情况了如指掌。在高点抛出套现符合资本的秉性。

而共享单车自身也未找到盈利模式。据报道,目前共享单车日均使用3次左右,远未达到投资人预期的10次。虽然ofo也通过在车身上打广告等方法赚钱,但效果仍不明显。特别是地铁站与公司之间的“最后一公里”需求,真的是需求吗?

小编怀念共享单车大战时免费骑车的好时光,却不会骑每半小时1元的共享单车。毕竟,上下班每天1元,加上周末加班和临时骑车与押金,这些钱都能买辆山地车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文推荐

热评排行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