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旗民生

顾秀林:警惕对疫苗的过度迷信!

时间:2021-08-16 10:15:21  来源:带你品众生百味  作者:顾秀林

 

顾秀林女士,顾准先生之女,长期致力于公众健康领域的工作,对于转基因食品、疫苗等问题,颇多关注。

本文转自腾讯网,特此致谢!以下正文:

用疫苗来控制新冠疫情继续蔓延,是现在的主流观点,也是唯一拿出来的控制手段。这是用上述第一种视角看待疫情的对策。

不幸的是,免疫学基本理论不支持这个对策。疫苗没有神力,副作用却很可能更大,普遍接种会伤害比病毒感染更多的人不是每一种传染病都能做出防疫用的疫苗。例如古老的传染病梅毒和鼠疫都没有疫苗。艾滋疫苗搞了几十年也没成功。

在疫情蔓延时紧急推出新药和新疫苗投入使用,不必走完实验检测全过程,这是WHO的2008年新规。还记得上面所说的国际医药“金三角”吗?医药利益集团就在这里,它们的指纹出现在几乎每一款疫苗上。禽流感疫苗的接种记录(1976)证明疫苗不仅无用反而极其有害。

新冠疫苗已经在我国和世界上很多国家接种了,接种疫苗的人数越来越多,市场非常看好。如果用第上面说的三种视角看问题,这就是另一种生物武器打击;它比病毒传染得更快,覆盖面更大。病毒传染必须先突破口鼻粘膜才能进入人体,然后到达血液,疫苗接种是把半死的减活病毒或者改装过的生物技术病毒直接注射到血液里。不管明星科学家还是制药公司,不管任何人面对镜头拍胸脯打包票,我也很难对这种急就章疫苗放心,至少还没有一种疫苗经过了实践的检验。

世界上所有的新冠疫苗都是今年初才正式开始研发的,病毒流行了刚刚一年,疫苗只是开发实验了第一年,在技术上无论如何也来不及成熟,所以疫苗风险是难以估计的。

目前全球新冠患者7600多万,达到了总人口1%。99%没有被感染。

如果给全部人口强制接种疫苗,就像欧洲议会卫生委员会2009年所说的那样,这是把千百万健康的人们暴露在无人知晓的疫苗副作用的风险面前。这种风险比感染病毒患病更大,更直接,所以很可能更加危险。十几年前针对禽流感猪流感开发的疫苗被国际专业卫生机构判断为“毫无用处”,今天针对新冠病毒开发的疫苗是否真的有用呢?科学不是可以被证伪的吗?

我们现在只是听到科学家的说法,疫苗还没有通过实践的检验,连必要的科学实验检测都没有做完。现在的舆论一边倒:所有的国家都在推行疫苗。与此同时坏消息不断传来,某种疫苗在某地出了问题,有的很严重。辉瑞公司在接种现场直播,拍到了疫苗接种者倒地昏迷的现场。

不管用上面三种视角的哪一种看2020新冠疫情,有一件事情是共同的:新冠病毒侵入了人生活的环境,像一盆脏水泼到一池清水里。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今后人类不得不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

接下来要回答两个紧迫的问题:长期严防死守行不行?不接种疫苗行不行?中国抗疫的成功经验第一条是彻底切断传染途径。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毒、疫情和环境条件都会变。在这个曾经非常有效的做法之上,我们能不能提出新的更积极的防疫方针?

我们的独门秘籍还没有拿出来用——中国传统医学。中医能治愈危重患者,也能提供有效的防疫方案。我们需要的是破除疫苗迷信,发动广大群众,用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去回应生物武器的打击。

我真正认识中医是2013年,参加中医学界纪念非典十周年的小型讨论会,我受到了深刻的教育,打开了一个新视角。中医不认为必须先知道萨斯病毒是什么样,照样可以治病救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这个古老的中医信条在萨斯病毒面前,再一次经受住了实践检验。萨斯是非自然产生的病毒,新冠病毒也是。

中医和西医理论,基于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构成没有多少交集的两套方法论,由此造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医学。西医并非一无是处,而恰恰是中西医结合模式经受了武汉抗疫的检验,这一点全世界有目共睹。从2003年非典到2020年新冠疫情,我们可以看到一条脉络:两次都是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中国受到打击(突然袭击),两次都是中医力挽狂澜一锤定音。所以我们应该有充分的信心,中医能够治疗新冠,也能够预防新冠。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呢:经受住反复的实践考验的才是真理?实践中取得的成功比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做的可重复实验是不是更可靠呢?

用第三种视角看世界,有时可以透视。2012年春(两会前),中国局部发生禽流感,中医出手一周解决问题。2013年两会前禽流感再次来访,中医又出手,还是一周解决,后来禽流感就不来(害人)了,直到最近才出现在它该去的地方——养鸡场。

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巴掌拍得响。疫苗迷信和疫苗骗局就是两只巴掌。两只巴掌一起拍,就是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搞疫苗。全世界都搞疫苗也不等于疫苗真的有用。从各种信息的缝隙里看,疫苗操纵的指纹是很清晰的。

疫情初期,我从电视上看到陈薇少将对班长当面打包票的情景,我心中十分担忧。假如陈薇的疫苗不成功呢?科学是不能打包票的吧?科学不是以可证伪为荣吗?

有一个紧迫的具体问题:

全国各地中小学幼儿园都规定,不接种常规疫苗和新规定的疫苗的孩子不能入学入园。新冠疫苗推广以来,各地学校都很配合,不接种的孩子不许回校上课。这是没有法律根据的做法,但是各地都很执着,坚持各种土政策,几乎是逼迫学生和家长去接种。

我希望有识之士向全国两会提案,把非常规疫苗接种规定为自愿,不得强迫和变相强迫,不得与入学入园资格捆绑。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抗疫和防疫这么大的问题,涉及全体人民健康和安全的大问题,不能被利益集团主导,不能忽视敌对力量用隐形武器打击中国人民的危险。在中国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钱摆平,唯一的例外是疫苗接种,白衣天使很难用钱买通,不允许任何人漏网。现在中小学生正在被半强制着去接种流感疫苗、肺炎疫苗等,不打疫苗可能会上不了学,这样做太危险。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文推荐

热评排行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