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下杂谈

王升:写给香港废青:你的年轻,不是你今日任性的借口

时间:2019-09-08 17:57:00  来源:察网  作者:王升

 关注香港局势也有一段时间了。

昨天翻网络,发现一个八月底的旧帖子,上面是这么说的:

王升:写给香港废青:你的年轻,不是你今日任性的借口

香港废青:参与暴乱,让我感受到玩犯罪游戏的乐趣(来源:网络)

这真是可怕的思想、可怕的逻辑:

他们本来想模仿犯罪游戏,只是因为有警察所以不敢,现在警察管不到他们,所以他们可以尽情将犯罪游戏现实化?!

何等危险的思想……

其实,参与暴乱的废青,多数都是没有什么文化和见识的“95后”和“00后”,对于97年之前的那段历史,他们没有什么深刻体会,所以,他们会对那个时代存在模糊不清的概念。

概念模糊不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概念模糊不清时,被人灌输了错误的观念,那么,这就会造成“洗脑”一样的效果。

香港媒体的宣传中,中国内地,是一个“穷困潦倒”、“没有文化”、“不讲卫生”?“没有文明道德”的地方,那里“骗子小偷横行”、“人民愚昧无知”……而香港年轻人日复一日接受的是这种宣传,他们对内地没有好感,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些“95后”和“00后”成长的环境,是衣食无忧、少有吃苦的环境,而且从小看的,多是富豪、公子、小姐的生活,这让他们十分羡慕,但是在香港,由于李嘉诚等垄断者的存在,权贵垄断了社会资源,普通人绝少有机会出头,看着别人吃香喝辣,自己却只能拿着可怜的工资,面对高昂的房价以及生活成本,谁都会不甘心,对社会产生怨言。

这时候,那些垄断者把持的媒体,就会开始叫嚣“知道你们为什么穷吗?因为大陆人抢了你们的工作、抢了你们的钱、抢了你们的资源!”,巧妙地把民众对垄断资本家的仇恨,转嫁为对内地的仇恨。

香港年轻人不谙世事,却又有一颗想改变的心,经过媒体这么一造势和带节奏,不乱才怪!

说白了,根本问题是,香港年轻人过于无知又不谙世事,所以陈方安生、李柱铭、黎智英等乱港分子才会有自己的市场。

我们有必要拿一个对比的对象。

乌克兰和“颜色革命”

王升:写给香港废青:你的年轻,不是你今日任性的借口

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政治一直不稳定,内斗频繁,而乌克兰的内斗在2004年达到高潮:由于反对派对选举结果不满意(亲俄派候选人维克多·亚努科维奇胜选),在反对派政客季莫申科、尤先科等人领导下,乌克兰发生了一场静坐抗议、大罢工运动,由于运动以橙色为代表色,所以史称“橙色革命”。

反对派政客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断炒作族群对立和社会对立,本来乌克兰和俄罗斯是同胞民族,甚至乌克兰语和俄语很多地方是互通的,当年乌克兰作为俄罗斯扩张中的急先锋,参与了俄罗斯对中亚、外高加索和远东的多次侵略,甚至沙俄侵占的中国外东北领土上第一批俄国的大规模移民,就是2万乌克兰人,而不是俄罗斯人,以至于今天外东北在俄罗斯还有个非正式称呼“绿乌克兰”(俄语:Зелений клин)。

但是反对派可不管这些,对他们而言,只有炒作族群对立,才能帮助他们在选举中脱颖而出,所以,他们何乐而不为?

政客们煽动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街头演讲,组织游行,然后故意和警方冲突,参加游行的、和警察冲突的,都会给钱,干得“好”的,还另有赏赐,就和今天的香港一样

在整个乌克兰的动乱中,年轻人一直是政客们煽动的急先锋,这群人无知、肯干,同时又非常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改变命运,这就成为很好的“牺牲品”。

正是乌克兰政客日复一日的炒作和煽动运动,让乌克兰境内年轻乌克兰族和俄罗斯族矛盾激化,社会开始持续动荡;也正是政客们的激化矛盾行为,导致东部俄罗斯人聚居区在经济发展中遇到“可有可无”的对待,甚至被视为“累赘”,当地的俄罗斯人,也成了乌克兰政客嘲笑和攻击的对象,在看不到希望的背景下,最终乌克兰东部人民揭竿而起,这又导致乌克兰陷入内战中。

社会的不停动荡,不仅导致财富积累变得不可能,反过来还在迅速消耗着社会积累的财富,而内战,更是让这个进程以翻好几倍的速度进行着。

今日的乌克兰,在反复的“颜色革命”和内战中,已经成了高犯罪率、枪支泛滥、“卖春”横行、社会穷困潦倒的“失败国家”,那群成长于苏东剧变之后的年轻一代,也终于开始思考:“我们的民主非常失败”,也有人说“我们当时真不懂事啊,竟然跟着那群人起哄”。

甚至就连当年签订《别洛韦日协定》,让乌克兰从苏联独立,直接促成苏联解体的乌克兰前领导人克拉夫丘克,也痛悔:“早知道会闹成这个局面,我宁可剁了我签《别洛韦日协定》的那只手!”。

但是能怎么办?

无知的年轻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和满足内心一点阴暗的想法而跟着政客起哄,最后的结果是搭上了整个社会。

乌克兰现在已经陷入民粹主义、内战、社会对立的泥潭中不能自拔,乌克兰新任总统,那个演员出身的总统,真的能拯救乌克兰吗?笔者表示很怀疑。

说难听点,乌克兰作为一个国家,可以说完全毁了,没有一点希望。

现在的乌克兰,大家都看到了问题所在,也有改变的意愿,可是谁也不敢招惹“民粹”这头恐怖的怪兽,乌克兰年轻人,除了痛悔自己当年的愚蠢和任性,什么都做不了。

灾难后的乌克兰

王升:写给香港废青:你的年轻,不是你今日任性的借口

王升:写给香港废青:你的年轻,不是你今日任性的借口

乌克兰基辅独立广场,“颜色革命”前后对比(来源:中国日报)

如今,乌克兰人也反思,自己当年参加“颜色革命”,也是为了拿钱、为了“好玩”,结果把国家“玩”死了。

自己的任性,却赔上了整个国家和后代!

相信,如果给很多乌克兰人穿越回“颜色革命”前的机会,他们很多人恐怕不会参与暴乱或者对于暴乱保持沉默,而是勇敢站出来反对这个行动。

但历史没有如果,今日的乌克兰早已陷入无休无止的内耗,明天不会更好。

首先,“颜色革命”摧毁了整个社会的秩序,却又没有建立起新的秩序,这就导致整个社会陷入空前的失范:没有法律、没有规则,只认拳头。因此,没有办法通过合法手段分配社会资源的底层人,为了分配到资源,开始以暴力、犯罪等手段实现社会资源再分配,这就导致犯罪率居高不下、黑社会横行、权贵视法律如无物的现象。

同时,革命中对于原有思想和原有观念的彻底破坏与否定的“虚无主义”行为,导致全民陷入思想混乱,而思想混乱又直接导致社会撕裂和对立以及社会矛盾积累,今日乌克兰一切政治思想问题的根源,其实都源于这种否定一切的“虚无主义”。

而且,西方灌输的“历史终结”理论,认为资本主义和民主主义是人类制度的归宿,但这些人永远说不清“西式民主”和“西式民粹”区别在哪,界限在哪,他们更不愿承认其实“西式民主”和“西式民粹”其实就是孪生兄弟,这就导致民粹主义不断冲击社会的防波堤,并最终冲垮。

而且,极端民主浪潮也摧毁了社会法治,为了“公民抗辩自由”,可以占领街道、不让正常居民生活工作;为了“民主”,可以砸烂别人的汽车和店铺抢东西;甚至为了“自由”,可以把维持秩序的警察抓来殴打并烧毁警车,并威胁对他们的家人清算,而那些闹事的人最终因为“法不责众”和“抗辩自由”以及外籍法官的包庇,被宣判无罪或判处很轻的刑罚,这无异于纵容犯罪,最终还是香港全社会埋单。

如今的香港街头政治,还是和十多年来的乌克兰上演一幕幕的一模一样,可能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香港街头政治更加凶狠暴戾和粗俗乖张。

任性是有代价的

现在的香港废青,似乎在街头运动中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和生存的意义,他们和乌克兰的年轻人一样,通过占领街道、打砸店铺、殴打警察、破坏城市正常运转的方式彰显了自己的存在,可他们却对自己的家园造成了难以想象的破坏:也许他们拿着一次5000港元的“活动报酬”沾沾自喜,却不知道自己毁坏了自己的家园后,本来可以得到的工作、创业机会就都没有了,而自己那些参加活动得到了“利益”,比起那些远期损失,简直是微不足道的。

而且,废青总是指责内地伤害香港,可废青闹来闹去,搞坏的还不是自己的香港,又不是搞坏内地,他们怎么会产生“闹废了香港,内地就会受伤”的错觉?

他们到底在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到底害了别人,还是害了自己,这一点废青还没看清。

对于废青,笔者不想指着他们骂,毕竟,他们好歹也算不谙世事,除了少数人是“真坏”,多数人还是“愚昧”。

年轻人最大的好处,是做错了事不会被过多指责,人们对于年轻人也比较宽容,相信,如果香港废青真的向受害者道歉并赔偿,估计大部分受害者都会选择原谅,毕竟多数人还是通情理的。

但这是还有弥补的机会时。

如果废青继续歇斯底里地胡乱表演,随着投资的离开和转移,以及游客的望而却步,香港的经济将不可避免被重创,实际上,香港经济已经被重创了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

【据统计,被暴徒冲击损坏的立法会大楼,修复工程约需1亿港元;遭破坏的280组交通灯维修成本需数百万港元;香港国际机场8月初被示威者瘫痪一日半,推算空运货值损失近150亿港元,更影响30万人次客运量。】

港府呼吁大家共同走出困局,但是面对这个乱成一锅粥的局面,他们也没什么办法。

废青们破坏了香港经济,得到了几千块钱的“酬劳”,转眼就会被他们挥霍,可是他们给香港造成的损失,却已经难以挽回,未来还是要他们自己来品尝。

搞街头政治的人可以跑到国外去说:“我们为了香港民主在努力实践”,可废青们呢?他们能吗?

香港被破坏了,倒霉的是谁呢?

笔者并不是说民主不好,但是严复也说过:“制无美恶,期于适时;变无迟速,要在当可”,任何制度都有利有弊,没有绝对好和绝对不好的制度,要看这个制度好不好,最关键的是看效果,所谓“东西好不好,试过才知道”,任何民主脱离了实际,就是“空中楼阁”,如果再和民粹动员结合,就会变成极具破坏力的“坏民主”——毕竟“民主”这个词的英文Democracy,是Deom(大众)和Cracy(治理)结合的,也就是要反映大众的利益,才是真民主;只反映废青、不照顾大众的民主,就是坏民主、假民主,更何况废青们居然还学纳粹,对警察们以及他们的家人和反对自己的人搞人身清算,这是民主?这是赤裸裸的恐怖暴政!

如果香港放任这种假民主、坏民主继续持续下去,乌克兰的今天就是香港的明天。

香港废青还觉得“参与暴乱,感受到了玩犯罪游戏一样的乐趣”,殊不知,他们已经是在玩犯罪游戏了,游戏的背景是香港,加害者是自己,受害者是全香港人!

就算那些废青真的像一些乌克兰人一样明白过来,自己被人当枪使,“上街的是自己,上台的是别人”、“坐监的是自己,发财的是别人”,那也是十多年后,那时候,香港早已在乌克兰、拉美式民粹主义政治中无法自拔,所有人都被民粹主义绑架,一切都被选票操弄,就像乌克兰人都知道民粹绑架,却也根本没有办法抗争了,到那时候再后悔“我当时太年轻太任性,毁掉了香港的大好局面”,弥补不了已经犯下的罪行。

笔者相信,香港的青年一代还是大有希望的,所以,笔者希望香港青年一代一定要对自己、对未来慎之又慎,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就把700万香港人的命运捆在自己身上,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闯乱撞。

毕竟,个人走上歧途也许还能“浪子回头”;社会走上歧途,到时就算想回头,也未见得就可能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文推荐

热评排行

点击排行